他是“中国原子能之父”一生寂寂无名却活出了最高境界

  在剧中,曾教授把自己的“研究成果”藏进泡菜坛子,然后抱坛跋涉千里,安全到达目的地,成了感动全网的“乞丐英雄”。

  96年风雨沧桑,赵忠尧多次错失诺奖、遭受打击、深陷泥淖,大半辈子寂寂无名。

  但他始终不屈不挠,用一腔热血,在黑暗中寻找灯火,在寒冬中寻找暖阳,成为了“大师中的大师”。

  从诸暨乡下读到东南大学,再北上清华任教,他一路披荆斩棘,步步攀登,终于跃上人生高峰。

  在这里,为了学到实用的物理技术,他不断变换研究项目,苦心攻关难度大的课题。

  这个发现足以使他获得193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,但因多种原因,他最终却与诺奖擦肩而过。

  多年后,曾任诺奖评委主任的爱克斯朋教授坦言:“这是一个没法再弥补的疏漏,赵忠尧在世界物理学家心中,是实实在在的诺贝尔奖得主。”

  杨振宁也曾感慨道:“在第二代物理学家中,赵忠尧算是一个异数和少有的天才,也是离诺贝尔奖最近、几乎触手可得的一人。”

  因为他远渡重洋,不是为了拿学位,不是为了拿诺奖,而是学习最前沿的科技,以此救国救民。

  在美国小有所成后,他又马不停蹄地奔赴第二站——著名的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。

  实验室工作强度很大,赵忠尧总是通宵达旦地忘我工作,经常提前完成导师布置的任务。

  镭对祖国核工业发展实在太重要了,赵忠尧小心翼翼地把这“宝贝”深藏箱底带回中国,并存放在清华大学。

  当他到达清华大学的临时落脚地长沙时,已是蓬头垢面,胸膛也烙上了两道血印。

  他用知识激励梦想,用脚步丈量信仰,在一个人的长征路上,走出了一个英雄的荣光。

  当核爆炸的“蘑菇云”升起时,赵忠尧沉默不语,心痛至极:中国何时才能拥有?

  为此,他决定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从事核武器研究,并学习美国的核武器研究技术。

  赵忠尧辗转多个实验室,苦心学习核技术,每天超负荷工作16个小时,可谓是耗尽了心血。

  与此同时,他省吃俭用,辛勤打工,凑起一笔笔钱,用于购买研发核试验的零部件。

  之后,他悄悄将购买的实验器材,与一些教学设备混装成33个箱子,陆续托运回国,自己也做好了归国的准备。

  他却婉拒:“一个人在国外做出成绩,只能给自己带来荣誉,对于国家富强,作用并不大。”

  当赵忠尧和钱学森、邓稼先等100多名留美学者,一起登上“威尔逊总统号”正要启航时,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工突然上船搜查。

  钱学森800多公斤重的书籍和笔记本被扣留,人也被押送到特米那岛上关了起来;

  赵忠尧虽被侥幸放行,但没过多久,美国中央情报局就连发三封电报,进行追截。

  回国后的赵忠尧,如焕新生,他要奉献出平生所学,让新中国挺胸抬头,扬眉吐气。

  他把从美国带回来的实验器材,全部交给中科院物理研究所,用于核物理科学研究。

  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,赵忠尧克服重重困难,领导建成了两台质子静电加速器,大大推进了中国核研究的步伐。

  然而,一场突如其来的运动,让他深陷长久的磨难和黑暗,也因此错过了“两弹一星”的研制工作。

  在饱受冤屈的日子里,他不曾有丝毫的抱怨和沉沦,依然用达观的心态生活,依旧思考着物理事业的发展。

  几年后,“两弹一星”,耀世升空。他当年播撒的火种,已经由他的学生接力奋进,燃烧成中国的一片红。

  他依旧赤诚单纯,一心一意在实验室里埋首科学研究,默默为中国核工业发展呕心沥血。

  他主持建立了中国科技大学近代物理系,使之成为培养新一代原子核物理工作者的摇篮。

  他深知国家的未来在年轻人身上,就把晚年全部的精力和心血,投入到年轻人的培养教育上,带出了一批青年才俊。

  他还将自己获得的“何梁何利科学技术进步奖”全部奖金捐献出来,用以奖励有成就的科学青年。

  李政道为此深有感触:“凡是从1930年代到20世纪末,在国内成长的物理学家,都是经过赵老师的培养,受过赵老师的教育和启发的。”

  赵忠尧在回首自己的人生道路时,曾说:“我一直在为祖国兢兢业业地工作,说老实话,做老实事,没有谋取私利,没有虚度光阴。”

  他将毕生的心血,献给了祖国和钟情的核物理事业,书写了一名科学家灿烂的人生篇章。

  鲁迅说:“自古以来,我们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……这就是中国人的脊梁!”

  赵忠尧面对人生接二连三的打击,在坎坷的境遇里,从不抱怨,坚守信仰,用大智和大勇,活成了中国人的铁肩脊梁。

  仰望“国之脊梁”,我们看到一个达观睿智的国士,一个繁荣强盛的中国,正踏光而行,永远动人心魂。

  人生道阻且长,惟有始终葆有一份理想和追求,才能活出真正的自我,拥有大写的人生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